幽灵

台湾人,嗯,文图爱好者

赤新文:无題

*BGM:林俊傑-X
*新一組織梗,代號Calvados高級蘋果酒,和赤井さん年差小於5,某方面來說是赤井さん迷弟?
*OOC我的锅
*歌词与内容无关,仅为作者脑洞参考
*日常宣传作者企鹅号:2730858451


「Calvados。」
推开实验室的大门,组织一哥--Gin用着大提琴般低沉沙哑的男音,打断了陷入沉思的青年。
青年茫然的抬头,脸上还带着口罩,唯一漏出的海蓝双眸充满着困惑。

「Gin?」
摘下口罩,有着清秀脸蛋,被称为Calvados的青年,将注意力集中到男人身上,示意对方说出来意。

「你和那个叛徒正面接触过了。」
这是直述句。
Gin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半头的青年恍然大悟的表情,知道青年已明白自己的意思。

那个叛徒,Rye。

「就如Vermouth说的,很危险呢......」
Calvados收起了茫然呆萌的表情,开始诉说自己的发现:
「Rye的智慧和武力值,完全不容小觑,可以说,正面对抗只有一半一半的胜算......背后偷袭,也不能确定计谋能够百分百成功呢。」
很快的说完自己的分析,青年顿了下,然后说:「而且他身高腿长有脸,这个是加分项目。」

Gin忍住想要用枪指Calvados的冲动。
自从这个青年被自己的药放倒后,就莫名的着迷于男色(?)之中,很喜欢对男性的身材评比。
组织没有被他评比过的大概只剩下Boss和Rum了!这还是因为他们几乎不露面于人前!
现在还评比FBI了是吧?这是重点吗?

「要不是他是叛徒的话,没准我会把他列进No.1呢!」
Calvados毫无自觉的说出了让Gin真的想要掏枪崩了他的话。

累觉不爱!
Gin把下个阶段的任务甩到Calvados的桌上,直接转身离开。
再跟这个小鬼说话,自己的头发就更白了。

Calvados吐了下舌,自己的药有这样的后遗症,也是自己没预料到的啊。
不过......Rye的腿真的好长呢......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翻阅桌上的数据。


说起来,Calvados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本名工藤新一,组织代称:Calvados,日籍,负责组织的情报分析以及偶尔的药物研究。
在年幼的时候,被拐卖到国外,因为天资聪颖,被组织当时的联络人看上,而买下带回组织。
一开始非常难教育,直到Rum开发了洗脑技术,才将这个小孩的「过剩正义感」消除。
不过,组织的Boss,认为这个洗脑技术不见得能够让小孩为己所用,所以安排了一个手术。
将心跳引爆器,埋入小孩的体内,一旦有背叛的可能,就地处决。
当然,他们没有把真相告诉小孩。

而到现在,Calvados在组织已经工作了五年以上,他仍没有接近组织的上层。
处理的也只有外敌的各项情报。
不过......自从他被自己的药放倒,有了诡异的癖好后,似乎,连这项工作都快保不住了。
毕竟没有人想要在听分析的时候,一边听迷弟Calvados跟你说谁谁谁的身材超好。
Vermouth曾经评价:你完全无法确定Calvados到底是正经和你分析,还是借机和你分享他的癖好。


回到现在。
这次的情报整理,不是组织背叛者,就是组织的敌人啊?
用手指弹了下赤井秀一的照片,Calvados嘴巴嘟了起来。
为什么要背叛呢?要是留在组织的话,自己就可以每天观测他的大长腿了(不)。
用手指点点嫩软的唇瓣,海蓝色的眼睛盯着那张赤井侧脸的照片。
记得......自己上次是在日本遇到他?


-----------可爱的回忆分隔线-------------------

那个时候,是Calvados时隔多年再次来到日本。
幼时的记忆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了,这次又是为了组织任务来,压根不可能有任何怀旧的可能性存在。
Calvados撇嘴,对于把自己从实验室扛出来,还投放到日本的Gin非常不满。
「这次要查的是什么?」看了下自己的小笔记本,Calvados满脸的嫌弃。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有视线扫过自己,反射性的瞄了过去。
然后,一眼万年(别)。

啊啊啊啊那个人有好长的腿!身材很结实!而且看得出来有练过的!
那个脸,好冷酷的感觉,好棒!
不过这个帅哥好眼熟啊?

正在Calvados绞尽脑汁想对方是谁的时候,男人察觉到他的观察,转身就走。

别想跑!
Calvados脑海闪过这个想法的瞬间,脚也跟着动了起来,很快的跟了上去。

男人真不愧是被Calvados秒评为极品的男人,那双长腿的速度很快,Calvados差点就要跟不上了。
看对方转过街口,往小巷走去,Calvados完全没有想是否这是请君入瓮的伎俩,毫不怀疑的就跟了进去。
然后,就被男人一个华丽的壁咚,卡在墙壁了。


赤井秀一神色复杂的看着青年,这个人是他在卧底期间就一直在注意的。
Calvados,组织一流的情报分析员,同时也是药品研究的翘楚。
但是......他的真实身分,才是让赤警觉得复杂的原因。
他是工藤新一......自己某次日本度假遇到的小朋友。

「我是福尔摩斯的弟子!我就勉为其难让你当我的华生吧!」

那个时候的话语,只剩下,自己记得了。
在组织的时候,也曾试探过,抱着对方是卧底的期望。
但结果,大失所望。
被组织洗脑的小孩,完全忘记,自己许过的诺言。


「那个......这位哥哥......那个,我知道我在人群中的评比好像不差,但是你那么突然......」
被自己暂时标为排行No.1的男人壁咚,就算是一直脸皮都很厚的Calvados也觉得不好意思。
赤井看着红了双颊的青年,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他稍微往后退了一点,将青年的下巴用指尖挑起。

「我说,男孩,为什么跟在我后面?」
「因为你人帅身高腿长!」秒答。
「哦......但是我想你不知道......跟过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赤井瞇起眼,倾身在青年的耳边低语。

但是,青年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即便被药物的后遗症控制,Calvados的大脑也没有完全停止运转。
他已经从自己的记忆库中找到了,男人的身分。

「Rye,你说,如果我把你的情报带回组织,你还能活几天呢,最佳评比的男人?」

赤井瞪大了双眼,手不自觉的想要掐住Calvados的脖颈。
却被对方握住了。
墨绿色和海蓝色对上。

「吶,因为你是我的排行榜暂定No.1,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回忆结束的线线----------------------------------

再次来到日本,Calvados这次可不是为了任务,他是为了男人。
熟门熟路的走到了某个酒吧,点了Calvados的酒。
接过调酒师递过来的酒,不动声色的将贴着的纸条收起,Calvados优雅的走到一边的包厢。

解开纸条上的暗码,走到指定的包厢,推门。
果不其然,看到赤井秀一正坐在里面,桌上放着Bourbon酒。
Calvados时隔许久,再次看到活生生的男人,瞬间黏了过去。

「假定的No.1,又见到你了。」
坐在赤井旁边的空位上,Calvados满脸欣喜的说。
赤井慢慢喝着酒,淡定的嗯了一声。

被这样冷淡的对待,Calvados没有生气,捧着Calvados酒,小口啜饮起来。
「......你就不怕,被发现吗?」
赤井看了青年一眼,淡然的说:「你现在的举动和......没有两样了。」
「早些年不敢。」Calvados比划了下心脏的地方,赤井了然。
「后来喝了点东西。」再指了下大脑,那个让他变得热爱评比男人的药,其实是他发现自己心脏被装了引爆器,为了解决这个隐患,而做的特别药剂。

而评比男人,只是伪装。

「然后就是现在这样。」只要时机到,就可以启动讯号隔离,然后开刀把引爆器取出。
赤井惊讶的看着青年,他以为被洗脑过的青年......

「福尔摩斯。」最后,Calvados丢出了关键词。

赤井这下真的惊讶了。
要知道,黑衣组织对于福尔摩斯非常的嗤之以鼻。
难道说......

「用了时间......来得到真相,赚了。」Calvados放下酒杯,倾身对着赤井,呢喃的说。
「哦......」赤井难得笑了出来,他们都是谎言高手。

没有人知道,青年,为了找到自己记忆中的矛盾处,是连自己都敢下手的。

因为赤井而松动的洗脑,是引子。
为组织工作十年,不变的地位,是矛盾。
脑子不时感觉的刺痛,双重的心跳声,是谜团。

而青年,是最杰出的侦探。


评论(13)
热度(64)

© 幽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