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

台湾人,嗯,文图爱好者

赤新文:伯牙绝弦,他日再会

*BGM:某首混歌(伯牙绝弦+留在我身边)
*OOC绝对有,主要角色失踪有
*昴柯(男),赤新(女),并不是劈腿,是平行时空
*差点打出「平成的艾琳艾德勒」(女体的新一称号)
*歌词与内容无关,仅为作者脑洞参考(仅用伯牙绝弦的歌词)
*日常宣传作者企鹅号:2730858451

1、 A时空线
(RAP:知人知面 知己知彼 又知心 古人说 这就是所谓知音
相知相惜 相亲相爱 也相忆 朋友妳 会不会常把我想起
何年何月 何日何时 再相聚 何时能把酒言欢 畅回忆
很多很多 很深很深 的回忆 很多歌 我只想要为妳唱起)

「赤井さん?」
少女清亮的声音打断了男人持续已久的恍神。
赤井抬头,就看见眼前有着「平成福尔摩斯」之称的侦探小姐,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新一海蓝色的双眼看着对方,伸手摸了下对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

男人伸手,将新一的手握住:「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触碰男人吗?女孩。」
「?」少女的表情写着「我只是帮你量温度,你在说什么呢?」
「哦......没事,少女,你刚刚在说什么。」
看就知道对方完全没考虑到两个人性别不同的问题。
赤井小声的叹气,转移了话题。

「就是上次的案件!上次多亏了赤井さん,才能够这么顺利的抓到犯人,所以想要请你吃顿饭。我知道有家咖啡厅的柠檬派超级好吃!」
新一兴奋的说,期待的看着男人,希望对方答应。
因为性别关系,有的时候少女会高估自己的能力。
不过,他家的食客总是在恰到好处的关键点现身帮忙,麻烦人家这么多次,一定要好好报答!

「柠檬派......女孩,是你自己想吃吧?」
赤井当然看出了少女那点小心思,毫不客气的点了出来。

「柠檬派很美味啊!」新一理所当然的说。

「哦......那好吧。」
虽然自己不喜欢甜食,不过喝着咖啡看少女开心的表情,自己倒是很乐衷。
赤井这样想着,终究还是应了少女的期望。

「太好了!最近福尔摩斯的纪念小说出版了!可以和赤井さん好好讨论!居然有那么详尽的解释......」
新一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堆关于小说的内容,赤井无奈的笑笑,对方还是这样有活力啊。

2、B时空线
(RAP:春秋时期 远近知名伯牙琴艺 沉鱼也出水 马儿仰秣聆听
聆听 寂寞的声音 举世知名 不如一个知音
直到子期 闻琴解开伯牙心境 高山流水 风景似有灵悉
高山青 流水静如镜 无言却胜过有言的天地)

「『只需要观察一个人!』」
一个成年男子和一个男孩,异口同声的说。
两人对视一眼,已经明白彼此心中所想,对于有了能够同步自己思想的伙伴,感到异常的开心。

「等等,秀、COOLBOY!你们不要只是相视一笑啊,我们完全没有想清楚怎么回事啊!」
看到这两个人已经用「高智商」的「心灵电波」径自沟通起来,茱蒂头冒井字的要求两个陷入「无他们境界」的人解说。

「就是那样,对吧,男孩!」
用着「自家小孩就是那样好棒棒」的口吻说,赤井赞赏的看着矮了几个个头的柯南。
「是的,赤井さん!」
小男孩兴奋的说,眼里满满的欢欣。

一边的FBI们:先回答我们的问题再去勾搭!
--------------------------------------------------------------
之后整个计划,几乎完全落在柯南与赤井的手中。
柯南缜密的布局,加上赤井完全没有任何理解障碍的行动力,再辅以其它FBI的干扰。
总算顺利让水无玲奈「被」组织带回去。

「做得不错,男孩。」赤井看着被组织带走的水无玲奈上车,夸赞了小孩的超人智慧。
「那也是因为有赤井さん的帮忙!才能够那么顺利!」
柯南敬佩的看着完全跟上自己思路,并能够完善整个策略的男人,好感度已经刷到爆棚。

3、B时空线
(RAP:听 宫商角征羽 那歌词未写上的是 弦外的延长音
斟一杯酒 一抱拳 一句关心 在千年之后 再延续 不变的旋律
当 春雪融夏景 秋风为我捎封信
咚 咚锣隆咚锵 咚 咚锣隆隆咚锵锵 又是思念的四季)

两颗银弹的碰撞,激发出了更璀璨的火花。
不论是柯南还是赤井,都享受着有人和自己一起解决谜团,经历刺激的过程。
赤井诈死伪装成冲矢昴,反而让他们的交流更加容易。
甚至更有利柯南身分的掩饰。
毕竟,亲近对自己好的大哥哥,这完全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昴さん!你看了吗?这个!」
柯南蹦蹦跳跳的捧著书,翻开某页指给对方看。
戴着眼镜,浑身书生气的高佻青年蹲下身,仔细的看了下书页上的内容。
「哦?这是空屋归来......嗯,和以前的版本有点不同呢?」
「对吧!我和之前的几个版本比对了!在这一行提到的......」
发现男人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更加开心了,直接凑到对方旁边指出自己的发现。
侃侃而谈的小孩,没有发现,他的昴さん,悄悄的张开了墨绿色的眼,宠溺的看着他。

4、A时空线
(RAP:知人知面 知己知彼 又知心 古人说 这就是所谓知音
相知相惜 相亲相爱 也相忆 朋友妳 会不会常把我想起
何年何月 何日何时 再相聚 何时能 把酒言欢畅回忆
很多很多 很深很深 的回忆 很多歌 我只想要为妳唱起)

「......赤井さん!?」
新一咬着叉子,终于忍不住出声。
从入座开始,男人就有点心不在焉。
一开始还以为是不适应咖啡厅的气氛,后来就发现对方是在思考?还是发呆?
总之,就是陷入自己的思维中,完全没听见自己在说什么了。

「抱歉......女孩,我......」
看着男人一脸不知如何诉说的表情,新一叹了口气。
「赤井さん不用勉强想要说些什么的,只要不是身体不舒服就好。」
说是这样说,却对难得可以两个人单独出来,对方走神的事情,有些委屈。

「......」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赤井觉得有些抱歉。
说起来也是自己不好,为什么要这样在意那个梦境?
那个......某个男人在一个坟墓前,用着悲恸的语气,呢喃着一个名字的梦。

5、B时空线
(RAP:某年某月 某天伯牙再访子期 风景依旧绿 子期却已归西
触景 触琴 即伤情 伯牙绝弦 只因再无知音
千年过去 当我再度拨弄琴韵 更多冷箭 更多冷言冷语
请妳听 请轻轻 倾听 唱给你永远不离弃的知音)

男孩不见了。
在歼灭黑衣组织的大行动时,原本应该是留在后方控场的小男孩,被人带走了。

赤井接获消息的时候,直接把捷安蒂爆头,无视了一开始说的留活口命令。
然后,毫不客气的用手枪抵着伏特加的头。
「回答我,他在哪里。」
冰冷阴沉的语调,伏特加感受到后方像是丧偶的狼一样,对着杀死妻子的敌人露出凶狠的獠牙。
「我、我们都不知情啊......谁会想要绑架那个小鬼!」
「我只给你三秒,回答我的问题,他在哪里。」赤井墨绿色的眼眸深沉似黑色。
「我、我们真的不知道......」「3!」
「可、可能是老大他们的命令啊......」「2!」
「赤井秀一!你......」「0。」
枪声响起。

时刻保持通联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秀!你在做什么!!」率先发声的是茱蒂,他不敢相信秀一就这样把伏特加杀了。
「我很冷静。」手枪上膛,赤井继续往前走,脸上的表情麻木。
「秀一君,你冷静点,就算这样,柯南君的下落我们依然不清楚啊!」詹姆斯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努力劝阻。
「那就,没有回答的都杀了,就会有人回答了吧。」赤井扯下耳机,他不想要知道,自己的伙伴有多少人要阻止他。

「哼。」看着一身血迹,举枪对准自己的赤井秀一,琴酒冷笑。
原来那个小男孩就是对方的弱点吗?
可惜,不在自己手上,不然就可以看见这发银色子弹绝望的脸了。
「他在哪里。」赤井已经不想说废话了,卸下保险栓,手毫无动摇的对着琴酒的眉心。
「没有人知道,我们也是,可惜不在我手上。」
碰的一声,子弹擦过琴酒的脸颊,一丝血迹流淌而下。

「他在哪里。」赤井重复了一遍,他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
「呵......在地狱里......」
碰碰碰碰!
四发子弹打穿了琴酒的四肢,赤井再次瞄准对方的眉心。
「他在哪里。」
「现在的你完全就是发狂的狼,怎么不用你的嗅觉去......」
碰!
第五声枪响。
琴酒的腹部被击穿,赤井更换枪匣,重新接通耳机。
不意外听见一连串的暴骂。

「代号琴酒,被制伏了。」轻描淡写的说完,赤井毫不留恋的走出去。
「呵呵......你找不到那小鬼。」背后,琴酒沙哑的笑声响起。
脚步停下。
「被『他』带走的人,永远找不到,可悲的赤井秀一。」


6、B时空线
(RAP:听 宫商角征羽 那歌词未写上的是 喔 喔喔
斟一杯酒 一抱拳 一句关心 在千年之后 再延续 不变的旋律
当 春雪融夏景 秋风为我捎封信
咚 咚锣隆咚锵 咚 咚锣隆隆咚锵锵 又是思念的四季)

男孩失踪了五年。
江户川柯南,死亡宣告成立。
赤井没有再回到美国。
他在各个国家流浪。
即便他的家人还有同事不断劝说。
他依然故我。

狼失去了伴侣,一生不会再找第二个。
即便,那个伴侣,没有任何名分。
即便,那个伴侣,和自己性别相同。

赤井在走之前,被世良拉住。
他看着自己的妹妹哭着说:「大哥......还会回来吧?」
赤井没有办法回答。
就跟当初,他问其它人,那个男孩是否会回来。
没有人给他答案。

世良走了。

赤井叫了辆出租车,报上地址。
从男孩下落不明后,他就没有再开车。
因为男孩就是在他的车上被带走的。

到了墓园。
赤井熟门熟路的走到最上面的坟墓。
那是他,帮男孩选定的坟墓。
一个空荡荡的坟墓。
只有一个写着江户川柯南,这个名字的墓碑。
赤井看着墓碑上的照片,上面是男孩少数带着笑容的照片。

那个已经无法变成少年的男孩。
那个曾经叫作工藤新一的男孩。
那个......热爱推理,喜欢谜题的男孩。
「......柯南......君......」这是冲矢昴的叫法,却是赤井的声音。
男人的眼角,隐约掉下一滴晶莹。
那也许,只是错觉。

7、A时空线
(RAP:知人知面 知己知彼 又知心 古人说 这就是所谓知音
相知相惜 相亲相爱 也相忆 朋友妳 会不会常把我想起
何年何月 何日何时 再相聚 何时能 把酒言欢畅回忆
很多很多 很深很深 的回忆 很多歌 我只想要为妳唱起)

「这就是赤井さん梦见的东西?」新一奇怪的看着男人,这不是梦了吧?
「啊......」赤井手指转动着叉子,低声的说。
「......所以,赤井さん,觉得有点难过吗?因为梦里面的自己,找不到那个人了?」新一敏锐的察觉男人的未竟之语。
「啊,大概吧。」比起,想要的人就在眼前的自己,梦里的自己显得孤独而......绝望。
新一没有在说话,难得主动的伸手握住男人的手。
「赤井さん,你的福尔摩斯在这里喔。」
「噗......哈哈哈」被这话逗乐,暂时抛开刚刚莫名的惆怅,笑出了声。
看到赤井总算露出笑容,新一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说的是,她,也梦过一样的梦。
梦到一个男孩,被不知名的男人带走,然后,囚禁在黑暗之中。
男孩唯一的光明,就只有一扇小窗。
但是,男孩的眼神,没有黯淡下来。
他每天都会像和人对话一样,跟着空气说说笑笑的。
就像是,在自己家里面一样。
直到,男孩被一枪击杀。

娇小的身体慢慢倒下,男孩的嘴唇蠕动,挣扎着呼喊着那个名字。
海蓝色的眼睛,慢慢模糊起来。
一颗晶莹滑落。
男孩再也,走不出房间。
也看不见那个男人了

而那个名字,是赤井秀一。


评论(3)
热度(25)

© 幽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