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

台湾人,嗯,文图爱好者

赤新文:寂寞的人 (中)

*有感而發
*有點架空,赤井さん在這裡是來日本度假的,新一沒有被變小

<猜测>
化名冲矢昴,本名赤井秀一的男人,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前面带路的少年。

对方看起来,完全不知情自己要来居住的事情啊。
这让赤井有点诧异,尤其是在发现,整间工藤宅,居然只有少年一人居住的时候。

少年一路上就只有做简单的介绍,然后告诉对方不要轻易去二楼,就离开了。
赤井觉得少年的背影,很单薄,很冷。

直至晚餐时间,少年都没有下楼。
赤井看着桌上自己做的晚餐,很认真的思考,是否要上去叫人。

………整个房子都没有人气,除了几个特定的地方。
端着盘子,赤井观察着整个房子的情况。
……少年一直都生活在这个地方吗?
一个人?

赤井莫名有种心疼的感觉。
然后,他走到大概是少年的房间,敲了敲门。

<孤独>
第几次了呢?
新一躺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盖住。
上次,也是突然这样的吧?
来个陌生人,然后说是自己的爸妈让他们借住。
而自己,永远都是最后知道的。

……好像也是呢,走太前面的代价就是,身边没有人了。
……好冷。

用力包裹自己,觉得眼泪不停流下来。
为什么哭……呢?
不自觉的掉着眼泪,新一茫然的抚摸着脸颊。
他没有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

直到,听到某人关切的询问。

<开启>
没有回应,但是有听到轻轻地呼吸声。
睡着了?赤井稍微侧耳倾听。
但是,似乎不是这样。

再次敲敲门,仍然没有响应。
没办法了,赤井放下盘子,用了点特殊手法把门撬开。
然后就看见了,kingsize的大床,一个小小的棉被球,在颤抖着。

在哭吗……
赤井看着过大的房间,内心忍不住叹息。
这是他在这个房子里面,叹的第几口气了?

小心的走到床边,少年好像没有留意到房间来了入侵者。
赤井单膝跪在地上,伸手,轻轻地摸了下被子下的少年。
少年颤抖,缩得更小了。

「还好吗……」赤井生平从未做过安慰人的事情,只能挤出这么生硬的一句。
少年没有响应,只是抖得更厉害。
果然,是在哭啊,因为……

赤井很想要叼根烟,他轻声的叹气。
太寂寞了,这个少年。

他小心的转过身,用手臂圈住棉被团。
也许,这样会有效?
赤井这样想着,却没有想到。
为什么,会想要安慰这个少年?

<温度>
感受到不知名的温暖,新一微微抬首。
从棉被的缝隙中,看见,似乎是今天来的房客。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但是,他的手好温暖,好温暖……
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试图握住对方,就像是在抓浮木一样。
然后,对方给予他响应了。

啊……忍着不想要让眼泪滚下来,但是没有用。
眼泪仍然持续的滑落,再也按耐不住的哭出声来。
也许正因为有人可以撒娇,所以才更脆弱吧。

少年从被窝被揪了出来,男人用宽厚的胸膛,环抱着他。
完全不嫌弃少年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衣服。


评论(9)
热度(27)

© 幽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