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

台湾人,嗯,文图爱好者

赤新文:爱は暗闇の中で(红与黑的碰撞系列op曲名)

▶以下引用歌词

(爱は手さぐり 暗闇の中で)
(踊る It's gonna be a great night,yeah)
等到发现的时候,有些事情,早就变成习惯。
这句话,适用在他们的关系。

危机与解决,是算式。
等号后面的答案,原本是问号,现在却掀开了黑色的面纱,成为已知。
答案,只会是那个了吧?

1、
【駆け抜ける Freeway
この想い Tobe your slave
Oh,you,crazy rainy night,no one care
素直になれ Night 濡れた Memories】

赤井秀一,FBI最优秀的搜查官,也是最顶尖的狙击手。
一直想要捕捉黑色组织的他,游走在白色与黑色之间。

工藤新一,高中名侦探,热爱解谜的乐趣,被称为「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

这样的两个人,理应没有交集的。

但是,一颗小小的药丸,让他们有了交集的机会。

当然,当事人双方,对此还不知晓。

一个,扔继续的潜伏黑暗之中,用着冰冷的双眼,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就像是猎人一样。

一个,则继续在光明之下活跃,运用自己的才能解开一切谜题。

2、
【こんなにも Foryou
感じてる Butyou're so cold
Oh! Tonight and everynight,you'd be mine
目移り気になる 恋のかけひき】

没有人想到,两条并行线会偶然交错。

这天,当赤井秀一刚结束采买,正准备回到住处的时候。
偶然的,听到了路过的两个小孩正在进行推理。

他愣了下,不懂声色的驻足倾听,
那不是玩笑一样的推理,而是认真的,缜密的,根据着所见的线索,去进行推算和假定。

现在的小孩,有这么聪慧?
赤井觉得也许要稍微留意下这两个人。
尤其是,那个小男孩。

不着痕迹的用眼角观察那个戴着圆眼镜的小男孩,看起来比同龄人都要娇小。
称得上特别的,大概就属那双因为解谜而散发光芒的湛蓝双眸。

不是为了得到赞誉而推理,只是享受解谜的愉快吗?
那还真是……可怕的贪欲。
赤井最后看了下小男孩一眼,转身离开。

赤井不知道,小男孩已经发现了他的观察。

3、
【爱は手さぐり 暗闇の中で
踊る It'sgonna be a great night,yeah…
爱は気まぐれ Beatに抱かれ
みつめて Inyour eyes oh,yeah】

直到,车祸住院的黑色组织成员,代号「Kir」的水无玲奈,被FBI保护兼监视起来。

那个被当作特别助手的小男孩,走进了FBI的暂时会议室。

赤井秀一不动声色的看着小男孩。
这是第几次,在关键时候看见他了。
这个小孩,他缜密的思维及敏锐的观察力,还有不知道如何累积起来的学识,让他有着超出同龄,甚至赶过大人的聪慧。

瞇起了眼,赤井秀一难得的,这么关注一个不是敌人的陌生人。

————————————————————————————

是那个男人。
化名江户川柯南,至今还是幼童身体的工藤新一不着痕迹的扫过针织帽男子一眼。
上次在街上,也是被这个人观察很久。
他原来是FBI的成员吗?

不过,光气场就和茱蒂老师他们不同了。
这是真正的菁英。

和FBI众人混个脸熟后,自然的就开始讨论起如何安置水无玲奈,以及黑色组织的问题了。

4、
【夜明けの Highway
つぶやいた Tochange your mind
时は人の気持ちより 速く过ぎる
日よう日は彼女にあげる】

没有人能够猜到,你灵魂缺失的另一半,会在何处出现。

和男孩的默契,已经达到惊人的程度了。
明明不久前,还是陌生人的关系。

赤井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了一个坏笑。
这个男孩,很有趣,非常的有趣。
看似小孩,但是在那瘦小身躯体内,却是个惊人的灵魂啊。

听着跟在自己身边,小却迅速的脚步声。
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信任感。
像是可以完全相信这孩子,不用担心拖后腿之类的事情。

「小鬼,很不错啊」他这样说着,难掩话语中的笑意。
「幸好赤井先生不是敌人呢」对方也回以促狭的笑容。
「这点来说,彼此彼此」即便在这样的关键时候,也难掩心中升起的愉悦之情。

突然很想要招这个小鬼进入FBI了,赤井秀一这样想着,一边推开了水无玲奈的病房门。

5、
【このまま(朝が)来ないのかと
生きているかぎり 朝が来る
Oh, razy crazy night, no one care
甘く せつない 心に Inmy dream】

看着男子坐进驾驶座,系上安全带。
孩童样子的名侦探,突然有种不安感。

计划已经告知卧底的水无玲奈了。
替身也都准备好了,什么伪装血迹的道具也都交给眼前的男子了。
更不用提,男子本身有着多年的经验,以及超高的战斗力。

可是,名侦探茫然地抚摸着剧烈跳动的胸口。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不安感?

说起来,对方是自己难得遇见可以跟上自己思维的人。
难道是因为这样,所以不希望对方犯险?
知音难寻,昔日伯牙绝弦,只因为他的知音人死去。
所以,自己也在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摸不透自己的想法,名侦探只能盯着男人看。
也许男人也发现了小侦探莫名的焦躁,他把车窗降下,伸出手,用力按了下对方的头。
烟草、硝烟的味道,侵入小侦探的鼻腔。

然后,就是那句熟悉的话:
「你难道,还不信任我一个人的保证吗?」

6、
【爱は まぼろし 暗闇の中で
踊る It'sgonna be a great night,yeah…
爱はふるえて Beatに抱かれ
このまま Inyour eyes oh,yeah】

如天空一样的蓝色眼眸,凝视着那团火球。
双手握紧,指节发白,紧紧咬着下唇。
小侦探一动也不动的,伫立在FBI后面,看着燃烧的汽车。

计划,是成功的吧……
小侦探打从心底希望真的是这样。

「你难道不信任,我一个人的保证吗?」
言犹在耳。

但是,即便已经预见的这样的情景,却还是,不愿意直视。

也许自己是在惶恐,那微乎其微的失败可能。

听见茱蒂老师的哭喊。
听见詹姆斯先生的叹息。
还有……很多很多人不敢置信的叫声。

小侦探无声的蠕动嘴唇,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如鲠在喉。

他能做的,就是麻木的转过身,走向接驳车。

7、
【爱は手さぐり 暗闇の中で
踊る It'sgonna be a great night,yeah…
爱は気まぐれ Beatに抱かれ
见つめて Inyour eyes】

他还没有回来吗?
不自觉的在房内来回踱步,从东边走到西边。
小侦探无意识地咬着指甲,内心惶然。

以往,也不是没有推理失误的时候。
但是,从来没有这样。和人的性命,挂勾的时候。
还是自己认同,甚至敬仰的对象。

自己的焦虑,连光彦他们都发现了。
可是,控制不住,完全的。
如果,自己推算失误,怎么办?
如果,组织的卧底受到的命令,是命中心藏,怎么办……?

甚至,晚上恶梦不断。
梦见那个男人,因为自己的推理,而葬送了生命。
那个照亮夜晚的火光,就像是死神的嘲笑一样。

不会的,小侦探有点慌神的走在路上,那个男人保证了,所以不会有问题的。

然后,不知不觉脚步停下,茫然抬头。
原来,走到了自己老家门口了吗?
那就进去看看吧。

小侦探不知道,里面有个大惊喜正在等他。

8、
【爱は まぼろし 暗闇の中で
踊る It'sgonna be a great night,yeah…
爱はふるえて Beatに抱かれ
このまま Inyour eyes oh,yeah】

一踏进去,小侦探就知道里面有入侵者了。
明显有人生活的痕迹,让他无法忽视。
打开了麻醉枪手表,小侦探小心翼翼的前进。
幸好是自己熟悉的家,躲藏点一清二楚。

然后,他听见客厅有响声。
不动声色的推开了客厅的门,他看见一个背影。
不认识的棕发男子,正在整理什么的样子。

小侦探接着用力的推开,门放出声响。
对方回头,有些错愕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男孩。

男孩正准备斥喝对方非法入侵,一股熟悉的味道,却阻止了他。

烟草,还有硝烟的味道。
他这生大概无法忘怀的味道。

小侦探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

「赤、赤井先生……是你吗?」


没有人知道,那天,他们说了什么。
但是,小侦探又恢复了平常那样为了解谜的欲望横冲直撞的日子。
而某位名侦探的老家,也多了个神秘的房客。
一切好像又回到日常。
但是,有什么改变了。
大概是,小侦探身上多出的烟草硝烟味吧。


评论(4)
热度(44)

© 幽灵 | Powered by LOFTER